汽车虚假宣传套路多千万小心别中招 丨315特辑

  一方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尚未结束,预计到四月才能完全控制住。接下来,被严重压制的消费者购车刚需,会在未来几个月里得到充分释放,引发一轮汽车消费热潮。

  另一方面,停工停产和限制出行,抑制了消费者的冲动消费。作为大件消费品,消费的人在此期间,对目标车型的选择和考察会更加全面和仔细。

  汽车企业为了销售产品做一些宣传无可厚非,但盘点过往一年的事例能发现,过度吹嘘、虚假宣传等案例频发,也成为消费者权益保护中一个突出的问题。

  今年肆虐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让口罩成为炽手可热的畅销品,更让N95口罩一罩难求。很快,部分车企迅速拿N95汽车出来做文章。上汽旗下的荣威和名爵是其中的急先锋。两大品牌宣布自家产品能达到N95甚至N99的防护效果,能够杀灭病毒。

  问题是,这些N95汽车,线口罩的效果吗?仔细研究不难发现,其实全是车企玩偷梁换柱的噱头。为什么这么说?N95汽车的原理是,通过空调滤芯来降低病毒通过空气循环系统进入车内的可能性。在雾霾越来越严重的今天,一直在升级的空调滤芯能达到PM2.5的效果,但对颗粒更小的病毒能起到多少抵御作用却没有相关论证。同时,汽车并非完全密封的空间,除了空调进气口,病毒还可能通过门缝、车窗玻璃隙缝进入车内,附着于方向盘、中控台、车窗按钮、门把手等地方,这样一个时间段,空调过滤系统就毫无作用了,如果有病毒携带者进入车内,那更加无法预防。可见,N95汽车的防病毒只是个伪命题。

  我们来看荣威品牌在疫情期间发布的这张海报,除了在CN95汽车上虚假宣传以外,还有一个让人疑惑的点:一小时灭菌率大于99.5%的负离子发生器。

  空气中的负离子(Negative air/oxygen ion),是带负电荷单个气体分子以及其轻离子团的总称。由于氧分子比CO2,N2等分子更具有亲电性,因此氧分子会优先获得电子形成负离子,所以NAI主要由负氧离子组成,故常被称为空气负氧离子。

  根据网络上专业技术人员的解释,空气负离子呈负电性,对呈正电性的物质具有非凡的结合能力,使通常情况下带正电荷的室内漂浮尘埃、烟雾、细菌、病毒相互聚集,失去在空气中自由漂浮的能力,迅速坠落,从而净化了空气。

  同时,由于负离子本身携带多余电子,会破坏它们的分子蛋白结构,使其产生结构性改变(蛋白质两极性颠倒)或能量转移,从而使细菌病毒等微生物死亡。

  专业的人说,负离子要在微量的情况下,搭配风机和吸附的HEPA滤网/高压静电滤网才有用,否则只能人身上带电。其中,HEPA滤网至少要达到H11级别,而且成本和维护价格相对较高。

  同时,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规定,当空气中负离子(负氧离子)的浓度不低于每立方厘米1000~1500个时,这样的空气被视为清新空气。

  负离子对杀菌和净化空气确实有一定的效果,但在车内防毒方面,我们还没找到较为权威的认证和说法,而且荣威在宣传上,也没有给自己的数据做出科学的论证和判断依据。

  在使用环境上,对于负离子吸附的尘埃、病毒和细菌等,即便自身失去漂浮能力,也会飘落至车内地毯、内饰部件、座椅、车载用品(如枕头和挂件)等地,并不会完全进入管道循环,达到被空调滤芯内的HEPA滤网吸附的效果。

  另外,早在2006年,美国加州大学研究人员就已经对小体积密闭空间里使用的负离子发生器做了检测,探求其释放对身体有害的臭氧含量。根据结果得出,质量合格的负离子发生器虽然符合美国环境局EPA标准,但仍有臭氧超标的风险。

  总的来说,因此荣威品牌没有给车内新风负离子含量和潜在的臭氧含量数据,同时对触及达标标准的空调风速、使用条件等做任何说明。

  这不免不让我们怀疑,大于99.5%的一小时灭菌率,究竟是荣威的一厢情愿,还是他们懒得给大众做一份详细解释。

  在名爵品牌的这张防毒汽车宣传海报上,我们找到了另一个让人疑惑的配置:90秒99%杀菌率的车载紫外线灭菌灯。除此之外,在上文的荣威海报上,海报下方精品医用级项目下也有该配置。

  紫外线按照波长可大致分为UVA、UVB和UVC,而只有UVC能起到消毒杀菌的功效。

  UVC对细菌、病毒等微生物的照射,会破坏微生物机体细胞中的DNA(脱氧核糖核酸)或RNA(核糖核酸)的分子结构,引起DNA链断裂、核酸和蛋白的交联破裂,造成生长性细胞死亡和再生性细胞死亡,达到杀菌消毒的效果。

  UVC属于广谱杀菌类,能杀死一切微生物,包括细菌、结核病、病毒、芽孢和真菌,但不同的消杀对象需要的剂量并不相同。

  根据网上资料,目前还没有关于多大剂量的UVC辐射剂量才能有效杀灭新冠病毒的结论。但2003年董小平教授团队的研究指出,在距离杀菌灯80cm处、辐射强度大于90μW/c㎡,可在60分钟有效杀灭病毒

  在2004年的另一份研究中,将UVC光源贴近培养液以获得4016μW/cm2的辐射强度,则可更高效地在几分钟内杀灭病毒。

  据悉,荣威采用的是内置式UVC杀毒系统,安装在空调过滤器上面。由于离上文提及的HEPA滤网很近,再加上有专业团队提供的实验室数据,因此被滤网和滤芯拦截下来的病毒和细菌,是可以在被有效杀灭的。

  但是荣威并没有给出内部的具体结构,我们也不知道它的辐射强度,能否与上文 以4016μW/cm2的强度贴近培养基,在几分钟内杀灭病毒具有直接的可比性。

  另外,名爵官网还有限时的特价的防疫产品,其中就包括了这个便携的UVC灭菌灯。该产品在其公众号文章上有详细介绍,小巧便携,还能通过APP远程控制。

  根据业内人士分析,一个全新的30W功率紫外线秒左右的时间杀死流感病毒,因此用这个官方的UVC灭菌灯照射30分钟,是有足够的灭菌效果的。

  问题又来了,名爵并没有提及,海报上仅用90秒杀灭99%病毒的灭菌灯,到底是这个便携式的,还是内置在空调系统里的。

  总的来说,荣威和名爵这次着重宣传车内防毒与车内消毒,背后是有完整的科学依据和现成技术条件的。然而在宣传上,除了混淆概念以外,其脱离剂量谈效果以及缺乏权威背书,让这场汽车防疫宣传受到了质疑。

  另一方面,家用汽车并不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除了空气的流通以外,人员的进出也会让理想化的杀毒防毒效果变得更不可控。专业的负压救护车防护等级很高,但呆在车里会明显感觉到缺氧和呼吸困难,正常的家用车不可能做到该效果。

  目前新冠病毒能在室外存活数天,光靠车上的辅助手段并不能够做到完全杀毒防毒。因此建议我们大家还是要佩戴好口罩,勤洗手。汽车在搭载过疫区人员后,建议做一次车内熏蒸消毒。

  据报道,在2020年2月底,有一位网友购买了国产特斯拉Model 3车型,却发现该车的控制器硬件代码为1483112(代表HW2.5),不但与特斯拉此前的承诺不符,还与该车的电动车环保信息随车清单上,备案的控制器硬件代码1462554(代表HW3.0)冲突。

  随后,特斯拉发表公告,称对于没有选装价值56,000元的FSD(全自动驾驶)功能的车辆,使用HW2.5和3.0硬件,在安全上基本不存在区别。而选装了FSD的用户,则全部安装了HW3.0硬件。

  3月3日,特斯拉官方微博发布关于中国制造Model 3环评清单问题的说明,称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于2月10日开始复工复产,期间基于供应链状况,一部分标准续航升级版Model 3安装了HW2.5。这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特斯拉默认了部分国产Model 3车型确实存在减配问题。

  众所周知,简配几乎能和控制成本划等号。按照通俗的剧本,特斯拉无非就是想多赚钱,犯了贪心,事情写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而实际上,落后的HW2.5成本实际上比HW3.0更高,偷换硬件并不能省钱,特斯拉为何还要一意孤行呢?

  事情还要用硬件本身说起。HW2.5版本硬件采用Nvidia平台,而HW3.0则是特斯拉完全自主研发。两者在传感器数量和感知距离方面差距不大,但后者采用双芯片设计,比W2.5性能提升了21倍,而功耗仅提高25%,冗余设计也更多,拥有更高的安全性。

  另外,由于是自主研发,HW3.0版本硬件的成本要比HW2.5低了20%。而守着又便宜又强劲的硬件不用,非要用更贵更差的老硬件,这个匪夷所思的问题能否从投资回报率和投资回报周期上说得通呢?

  首先我们假设HW2.5硬件的成本为2万元,HW3.0硬件成本为3万元,买车后升级FSD功能的消费者需要掏4万元。那么如果特斯拉直接把所有的车都装上HW3.0硬件,那么至少需要(3-2)/4=25%的消费者后续选装才能回本。

  若按照HW3.0比2.5便宜20% 的成本,刚才的算法已经错误,说明问题很可能出在产能上。只能推测目前HW3.0的产能不足以满足所有的Model 3车型订单需求,并且特斯拉手上还有库存的HW2.5硬件,又或者对该硬件的采购没有完全终止。

  我们在网上找到了另一些靠谱的线、美国工厂生产的Model 3在去年5月之后就是混合着HW2.5/3.0硬件生产的;2、由于中美贸易战的原因,原本由大陆供应商生产的HW3.0硬件,在去年9月换成了台湾供应商。

  如果2020跟2019一样平淡地过去,国产Model 3就会全部用上国产HW3.0硬件,就算有缺口也能用台湾产硬件。然而疫情爆发导致大陆工厂停工,在完全填补不上空缺的情况下,按照美国工厂的思路走,用HW2.5维持整车产能稳定,是特斯拉中国的最佳方案。

  另外,进口特斯拉的随车环评清单上,并没有标注硬件版本,因此混合使用也能蒙混过关。然而国产车型精确到了零件号版本,因此车主没看到HW3.0的唯一代号1462554,才彻底暴露了特斯拉这一计划。

  据专业人士分析,两款硬件在当前软件版本下,应对目前的道路法规,在安全性上不会有太大差别。不过,一旦遇到更严格的法规要求或软件升级需求,HW2.5很可能在性能上显得吃力,甚至不被厂家支持后续的OTA升级。

  此前,特斯拉官微、公众号和销售人员都承诺新车全部配置HW3.0硬件。偷换硬件不仅涉嫌虚假宣传,更有诱导消费的嫌疑。对此,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郝庆丰曾表示,特斯拉确实损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但是判决成退一赔三的可能性不大。

  在之后的3月10日,工业与信息化部装备工业一司针对特斯拉Model 3车型部分车辆违规装配HW2.5组件问题约谈了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

  目前,特斯拉各大门店已展开更换服务,并已为上百位车主完成无人驾驶计算机硬件HW3.0的升级更换。此外,特斯拉门店服务人员称,若现在开始订购特斯拉Model 3,届时交付版本将不会出现类似情况。

  因为广告语没中间商赚差价火爆大江南北的瓜子二手车,因收车套路多,向买家、卖家收取服务费,车辆以次充好,多次被市场监督管理局查处。

  据悉,号称不赚差价的瓜子向车主报价时,要扣除4%的佣金。一份名为《瓜子二手车销售线%的佣金向车主报最终到手价,销售向车主报价时都按照公式:最终到手价=保卖价格×96%。

  除了赚取4%的佣金,瓜子二手车还会向买家、卖家分别收取服务费。也就是说,不仅收取买家的服务费,还会向卖家收取同样的服务费。瓜子二手车的销售还必须要学会套路卖家,先把卖家说到晕头转向,趁机以低价收车。

  有问题的车辆,瓜子二手车并不会知会买家,将问题车辆伪装成精品车辆,按照精品车辆的价格卖给消费者。去年3月,长沙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查处了当地瓜子二手车,把存在的问题全部反应到瓜子二手车总部,总部一直未做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瓜子二手车就已经频繁被爆出虚假宣传,欺骗消费者的新闻。2018年4月,北京市工商局丰台分局就因瓜子二手车广告卖家最高多卖20%等表述,表示不清楚、不明白,处罚瓜子网母公司30万元。

  同样是2018年6月,上海瓜子网销售主管因能提前看到二手车评估信息,把质量好、价格实惠公道的车辆给车商。散户如果想看车,他就以车主联系不上、不想出售的缘由推脱掉。上海静安法院判处该销售主管拘役5个月。

  今年3月11日,广州市消委会发布了《2019年广州市二手车电子商务平台服务的品质调查报告》。报告表示,优信、瓜子、弹个车等二手车平台被多次投诉违规、重复收取费用,二手车屡屡出现质量上的问题而平台推卸相关责任及虚假宣传质检等问题。

  其中,在意向买车的受访者中,车辆有问题被认为是二手车平台存在的最主体问题,其中66.94%的受访者认为车辆被改装,另有63.33%认为车辆有明显故障。

  此外,《报告》中还指出,二手车电子商务平台交易存在五大陷阱:问题车、退款难、实际支付与贷款金额不一致、不能按约定时间获得车牌指标、以及诱导签约。下面会辅以实例简单讲解前三点。

  关于问题车的网上案例很多,此处不一一列举。问题车的原因有很多,包括且不限于原车主隐瞒泡水或事故、调表、平台监管不力、检测工作员不专业、共同欺诈等。

  在检测上,人人车号称车辆上线项专业检验测试,而优信更是需要经过315项检测。但此前已接连曝出200多项检测10分钟完成、漏查漏检、二手车评估技能考试混乱、资质无统一规范等。

  除此之外,消费者还要提防二手车电子商务平台长久以来的虚报市占比、差价少、交易造假、车源数据造假、融资造假等行为。

  汽车作为大件商品,其基本属性是交通工具,可靠性和安全性是它的重要指标。对此,汽车在研发和生产阶段有严格的质量把控环节,组装完后要进行多重检验,售出后由经销商和厂家一同承担质量三包责任。

  在产品品质保证和一致性上,二手车则完全不一样。由于在使用年数的限制、环境、驾驶员行为习惯、汽车本身质量等存在很大变量,并且这些都跟最终售价挂钩。因此二手车的检验和售后,理应要比新车更严格更专业,并且售后服务的门槛还要更高。

  2020年2月,全国二手车市场交易量为7.11万辆,交易量环比下降92.78%,月度同比下降91.19%。二手车平台经营成本高,抗风险能力弱,目前已有多家企业被曝出降薪、拖欠工资和破产等新闻。

  新一轮的二手车企业洗牌慢慢的开始,除了希望仍然在场的企业能及时纠正自己的经营弊端、资本投资能更加冷静外,也呼吁消费者谨慎选购,不要因小利惹上更多麻烦。

  2020年的开年,由于疫情影响,中国整体汽车市场遭重创。随着网络思维的渗透,流量为王的价值观也使得博眼球行为慢慢的变多,越来越出格。但模棱两可或暗藏套路的宣传手段,其效果就像标题党一样,除了博人眼球以外,并不能给品牌带来实质性的关注和好感度提升。

  作为消费者,我们赢理性对待广告宣传,通过咨询、网络搜索等对平台可靠性进行判断,注重实际的信誉评价。

上一篇: 防晒的5个知识点:第1点是知识第3点很重要第5点常常做错

下一篇: LED日光灯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