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弃节能灯回收处置难 莫让绿色光源污染环境

  据城市导报报道,电子式紧凑型荧光灯,俗称“节能灯”,因其节能高效而被视为传统白炽灯的替代品。三年前,上海市政府补贴资金以优惠价推向市民的方式,开始推广节能灯,目前已经有2700万只节能灯进入了申城的千家万户。据专业的人介绍,普通节能灯的常规使用的寿命一般为三年,目前首批1200万只节能灯陆续开始报废,然而,由于缺乏专门的回收和处理机构,大多数的废弃节能灯都被市民到处乱丢,这些当初的绿色光源正在成为环境的杀手。

  据介绍,与普通白炽灯相比,节能灯节电80%左右,发光效率和常规使用的寿命则是传统白炽灯的5倍左右。推广节能灯,可以轻松又有效节电,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然而,为大多数人所不知道的是,节能灯虽然节能,所含的有害于人体健康的物质也不少。记者在一飞利浦节能灯包装说明上看到:节能灯里含有铅、汞、镉以及六价铬、多溴联苯、多溴二苯醚等6种有害元素及物质,分布于节能灯的灯头、毛管、镇流器3个部件中。

  “尽管节能灯的有害于人体健康的物质或元素含量并不高,但如果灯管破损或废弃后处理不当,就会对环境能够造成污染。”据环保人士介绍,一只普通节能灯的含汞量约0.5毫克,渗入地下后可使180吨水变成“毒水”。而如果节能灯破碎,其中的汞在常温下即可蒸发,足可使300立方米的空气受到污染。而即使低剂量汞毒性也会对人体造成危害,包括成人肌力降低、疲劳感增加、后代畸形等;对儿童、婴幼儿可造成语言和记忆能力短缺、注意力不集中、自闭症、行走能力延迟等。

  然而,对环境有如此大威胁的废弃节能灯却并无专门部门回收、处置,废品收购站不回收,灯具售卖处不管,居民家中替换下来的节能灯该丢到何处?

  在记者对市民的随机访问中,只有少数市民知道节能灯管“有害,不应到处乱丢”,大多数的市民则表示只知道废旧电池要专门回收,从来没听说废旧节能灯也要专门处理,一般坏了都是随手扔进垃圾桶。

  在申城很多小区,靠近大门处都会有生活垃圾收集站,而每个垃圾站都会设“不可回收垃圾”、“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三个回收口,但据记者观察,在这样的生活垃圾站内,垃圾大多会混杂在一起,而大多数居民在丢弃垃圾时,也是将手中的塑料袋随手一丢,力求确保丢在垃圾站内即可,很少有人会将三种垃圾分开来丢弃。

  在普陀区长风街道某小区内,记者看出了并排的橙、蓝、绿三个垃圾桶,“这三个垃圾桶是特设的,不回收生活垃圾,而是提醒居民把该留的留下。”该小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和记者说。记者看到这三个垃圾桶分工不同,分别标示了“有害垃圾”、“可回收垃圾”、“玻璃”字样,除了“可回收垃圾”桶内放了一些易拉罐、塑料饮料瓶外,另外两个桶内扔满了果皮、纸屑等生活垃圾。“大家还没养成给垃圾分类的习惯”。该工作人员无奈地表示。

  记者问一位路过的居民叶先生,家里的废弃灯管是如何处置的。叶先生摸了摸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丢在我家楼下的垃圾桶里了。”当被问到是不是知道废弃灯管可能会污染自然环境时,叶先生称大概知道一点。既然知道有害,为何不把废灯管丢在“有害垃圾”垃圾桶内?对此,叶先生称自己平时上下班走的都是小区的边门,分类垃圾桶都设在小区正门,“不顺路”。

  而据小区的保安称,倒是平时常常看到一些面目斯文的老先生,会将已经分好类的垃圾丢到分类垃圾桶里。

  “在垃圾压缩站里,会有人分拣出来的。”小区保洁员吴师傅和记者说,他的日常工作是运送垃圾,就是把分散在每栋楼下的垃圾桶内的生活垃圾运送到小区附近的垃圾压缩站去,自己并不负责分拣,“那些灯管、电池什么的,在垃圾压缩前会有人拣出来。”

  为此,记者特意走访了设置在光复西路上的某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压缩站。记者赶到时,正好碰到两个环卫工人在向垃圾压缩机内倾倒垃圾,他们将垃圾一车车推过来,其中一个人将混杂在垃圾中的酒瓶、纸盒、灯管等分拣出来,另外一个人负责用工具把垃圾铲到压缩机内。当记者问及这样做大概能拣出多少有害垃圾时,环卫工顾阿姨回答说:“大多数吧,不过有些人要是把小灯管、电池什么的混在其他垃圾里,就不大容易分出来。”分拣垃圾这个活儿又脏又累,而平时顾阿姨还要负责一定区域的保洁工作,对此,顾阿姨表示“要是大家都能将垃圾分好类再丢,那处理起来就省事儿多了。”

  据顾阿姨介绍,分拣出来的有害垃圾将由环卫公司交由专门的回收企业进行处理。至于未被分拣出的“漏网之鱼”将会被压缩在其他生活垃圾中,被焚烧或填埋,而其中的有害成分或进入大气,或渗入土壤、水层,对环境来说是极大的污染。

  据上海市环保热线工作人员介绍,这样的垃圾分类处理也仅在全市108个小区内试行。

  早在2000年,国家建设部确定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8座城市为垃圾分类试点城市。但至今为止,国内尚无垃圾减量和分类成功的城市。有关专家认为,分类习惯难养成是垃圾分类难见成效的主要原因之一。

  为了减少节能灯管对环境造成的伤害,2月20日,上海市环保协会在全市50万在校大学生中招募志愿者,并带领他们在校区和社区内率先启动回收废旧节能灯的公益活动。但活动进行下来,志愿者们却有了新的疑惑:废弃节能灯回收回来了,接下来应该交给谁处置?而处置有害垃圾所需要的费用该由谁来出?

  据了解,上海电子废弃物交投中心有限公司是目前上海唯一一家拿到含汞废弃物处置许可证的企业,经过密闭处置,灯管内的汞最终都能被无害化地提取出来,提供给有需要的企业再生产。不过,因为处置设备是企业花了数百万元从国外引进的,后续处置又有一定危险性,对工人要发放额外补贴,再加上水、电、车辆等间接成本,因此,对有害灯管做处理,该公司是要收取费用的。

  而据该公司负责人介绍,对废弃灯管的处理量越低,单位费用就越高。“当处置量达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因为成本摊薄,费用会大大降低。”

  “交投中心”曾经做过测算,其处置设备的总设计量为1700吨,如果处置量能够达到1/8,也就是216吨,每根灯管的处置费用就是2.5元,如果处置量能达到总处置量的1/4,那么每根灯管的处置费用就是1.5元,如果设备满负荷运转,那么每根灯管的处置费用就是0.8元。但目前的状况是企业吃不饱,去年“交投中心”收到的废弃节能灯管只有16吨,这个数字还不到其全年处置能量的1/100,要想不亏本,每根灯管的处置费要高达十几元,而他们实际收取的费用是每根2.5元,但就是这2.5元的回收费用也让一些本来愿意回收废弃节能灯管的企事业单位望而却步。

  据专家介绍,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废旧节能灯管的处置费通常由政府财政和节能灯生产企业一起承担,厂家每卖出一个节能灯管,就要拿出一部分钱,而这笔钱将专门用于废弃灯管回收处置。

  就拿日本来说,该国家在处理这些危险废物时相当严格。针对易对环境能够造成危害的产品,他们要求从该产品“出生”到“死亡”都必须有详细记录,使用者从购买到报废销毁的过程,都要由物品主人和有关部门做出记录。如果提供不了危险废物的出处和销毁的记录,物品主人将会受到严厉处罚。

  对此,有专业的人建议国家应出台相关规定,对废旧节能灯、电池等含有害金属的废弃物制定专门条例,设立专门回收机构,明确各个部门的责任。比如说,由环卫部门负责垃圾分类;商业部门负责回收;环保部门则采取一定的措施进行治理。

  上海环卫部门表示,目前上海并没有专门用于废旧灯管处置的专项经费,他们正在与发改委沟通协调,希望正在征求意见的上海市再生资源回收管理草案能逐步扩大部分产品的强制回收目录,把废旧节能灯管也列入其中,明确处置经费来源。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上一篇: LED产业高质量发展分析:紫外LED跃升明日之星

下一篇: 克拉玛依市人民政府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