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 - OFweek半导体照明网

  2月13日,据中国台湾地区台湾经济日报报道,三星半导体正在考虑对成熟制程工艺进行新一轮的价格调整,降价约1成。据悉,三星晶圆厂代工价格本来就远低于同行,这一波“价格战”,或许能让三星成功拿下大客户的订单

  近来,有公司频频打出口号:要用低价格来抢占LED灯杆屏市场。但是经过多方调查与确认,此公司提供的是完全不合格的产品,包括亮度不够,重量超标,不节能,不耐高温,刷新不够,不防雷,无法节目同步切换,没用温控风扇,密封性差等,同时存在严重虚假宣传

  19世纪中期,电灯被发明出来,它的出现大大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而后电灯经历了碳化竹丝、钨丝等多个阶段,20世纪上半期荧光灯的出现使得“灯”开始步入快速的更新迭代阶段,直至20世纪90年代LED的出现,其被称为人类必不可少的绿色技术光革命

  驱动芯片被誉为LED产品的“心脏”。LED产品对电流十分敏感,无法直接连接交流市电,需要恒流驱动电路对其进行稳定和保护。作为整个电路的核心部件,驱动芯片对电流稳定和保护起到了及其重要的作用,其有效功率、恒流精度等性能直接决定了LED产品的寿命

  7月1日,兆驰股份发布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上半年盈利36,004.48万元至43,205.38万元,同比增50%至80%。

  近两年,价格战始终是LED显示屏行业中挥之不去的乌云,纵观2019上半年,业内大大小小的“价格战”从未真正停歇。

  最近两年,价格战是始终萦绕在LED显示屏行业之上的话题,但窥其本质,价格战的爆发与行业的发展紧密关联,是LED显示屏行业发展不可避免的现象。

  在今年的台北电脑展2019上,英伟达及其合作伙伴推出了新一代G-Sync Ultimate(HDR)显示器,采用mini-LED背光。

  LED显示屏行业进入2019年,“价格战”“厮杀”几年,至今依旧没结束缓和的迹象,反而呈现出愈演愈烈的态势。

  据悉,LED外延片及芯片制造商晶元光电日前公布了第一季度业绩,综合收入37.53亿新台币(1.22亿美元),毛利率为-11.28%,净营业亏损12.13亿新台币,净亏损11.11亿新台币,每股净亏损1.03新台币。

  2018年,乾照光电实现营业收入102,956.20万元,同比下降8.91%;实现盈利21,002.26万元,同比下降16.9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纯利润是17,998.57万元,同比下降14.52%。

  LED灯珠在LED显示屏里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可是对于LED灯珠价格,很多人就不怎么了解了,是什么原因让LED灯珠价格有着天壤之别呢?

  根据有关数据显示,由于芯片供过于求导致价格下滑,2018年第四季度,LED外延晶圆和芯片制造商晶元光电和光鋐科技都实现了经营亏损。

  2月28日,华灿光电发布2018年业绩快报称,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73,137.65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 3.86%;总利润27,932.37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51.7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115.07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51.97%。

  据业内人士透露,由于供应增加以及季节性需求疲软,预计2018年第四季度中国LED芯片价格环比将下滑10%,导致2018年全年价格同比下滑20-30%。

  8月23日,三安光电发布2018上半年业绩报告称,公司上半年实现出售的收益41.73亿元、盈利20.5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53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出售的收益增长了2.62% 、盈利增长了8.7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了22.32%。

  据业内消息人士称,国际UV-C和UV-A LED芯片制造商通过降低产品价格以增加市场占有率,从而加剧了行业竞争。

  据业内人士透露,中国LED外延晶圆和芯片制造商原本计划在2018年采购共计280台至300台MOCVD设备,但是鉴于LED芯片价格持续下降,暂时推迟了超过100台设备的采购订单。

  这两年随着原材料、人力成本的涨价,LED上中游环节部分产品价格轻微上调,但作为直面消费者的下游照明应用产品的价格基本保持下降趋势,尤其是通用照明领域,仍以低价抢市策略为主。

  过去的2017年,对许多企业来说是不平静的一年。环保风暴一起,各种原材料价格涨涨涨,不少企业生产停停停。在风暴中的材料价格变成又一个个“站在风口的猪”,吹上了天。原材料上涨带动下游产品成本增加,但对下游企业尤其是出口企业,面临着“不涨价等死,涨价找死”的两难。

  2017年10月,全球LED灯泡价格持续下滑,取代40瓦白炽灯的LED灯泡零售均价下滑1.7%,为6.2美元;取代60瓦白炽灯的LED灯泡零售均价下滑1.7%,为7.4美元。

  据最新价格报告说明,2017年9月,全球LED灯泡价格持续下滑,取代40瓦白炽灯的LED灯泡零售均价下滑2.1%,为6.3美元;取代60瓦白炽灯的LED灯泡零售均价下滑2.3%,为7.5美元。

  中国LED封装方面,进入8月下旬以来,照明市场进入传统淡季,对照明LED需求降温,照明类封装厂商稼动率有所下滑。

  根据Digitimes Research研究表明,2017年6月,中国市场7W LED灯泡(相当于40W白炽灯)的平均零售价格从2017年4月份上涨了13.6%至26.7人民币元(3.9美元),而9W(相当于60W白炽灯)的价格则上涨1.6%至32.2人民币。

  2015年LED芯片企业开机率较高,超过85%,产量增加但产值却没有相应增加。业内人士认为,在下游LED照明需求明显放缓,三安光电、华灿光电、乾照光电等大型芯片厂持续释放产能之下,LED芯片价格跌幅较大,LED芯片企业业绩难言乐观。

  近日,据LED业者透露国际照明巨头飞利浦(Philips)将LED灯泡出厂价降至0.8美元,跌幅2成。而LED产品价格持续下滑,造成上游LED元件报价已接近成本线,厂商获利遭受严峻考验,尽管整体LED灯泡出货量增加,然无助于厂商改善营运状况,部分竞争者以被迫退出市场。

  据台湾LED制造商消息,飞利浦已经要求供应商将2016年LED灯泡出厂价下调至0.8美元。

  据上周日官方声明,印度中部中央邦LED灯泡单价已从73卢比(1.08美元)大幅度地下跌10%至64.41卢比。

  2015年,由飞利浦、科锐、GE等国际巨头牵起的降价潮对于整个LED行业价格影响深刻,低价竞争战火迅速由中国蔓延至全球,尤其是LED灯泡、LED灯管等通用照明光源市场,价格一降再降,几近触底。

  据业内人士透露,鉴于中国厂商纷纷扩大产能以及价格战愈演愈烈,预计2016年LED器件价格同比大幅度下滑30%,LED灯管和灯泡将分别同比下滑20-30%和30-40%。

  据《印度时报》报道,印度LED灯泡的价格已接近节能灯价格,但在政府未来十天公布5000万盏LED灯泡招标采购公告后,LED灯泡价格可能会再跌20卢比(约合0.30美元)。

  据台湾供应链厂商消息称,全球照明领导品牌飞利浦(Philips)已要求台湾及中国大陆ODM/OEM降低2016年LED灯泡的出厂价格至0.8美元。

  无论是“大吃小”还是跨国收购,结果都是符合了强者恒强的普遍趋势,而一些实力不够强的中小企业则面临着被这股整合浪潮所冲击的局面。

  据台湾LED制造商消息表示,到目前为止,2835 LED——当前中国LED封装服务提供商公认的主流LED器件——由于产能过剩,其价格已下降50%~60%。

  8月27日木林森发布了半年业绩报告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00,046.81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11.17%,净利润23,169.62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7.58%。

  台湾飞利浦宣称,公司在台湾市场已启动“低价”模式。减价将提高飞利浦LED台灯在台湾市场的占有率,预计销售量将达到40万至50万盏,市场占有率将从当前的30%上升到35%~40%。

  CSP未来市场发展的潜力值得看好,但是就目前而言价格却很高,对此宋东先生表示价格高是因为现在还没有大批量应用,等市场成熟以后价格自然会降,大约在未来三四年内这样的一个问题就是能得以缓解。

  最近各大网站爆出十大LED照明品牌LED球泡灯价格对比,从对比中能够准确的看出同样参数的LED球泡灯,但是价格却相差很多,如某品牌的7W球泡灯48.9元,但是另一个品牌只需要13.2元,价格相差接近3倍,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同样参数产品价格的千差万别呢?

  纵观2014年台湾LED行业,从蓝宝石、芯片、封装的角度看,无论是蓝宝石企业晶美、鑫晶钻,还是芯片企业的晶元、隆达和新世纪,还是中游封装企业的亿光、东贝都表现增长现状。

  在激烈的价格战火下,一些厂家已经扛不住,早已关门大吉,特别是今年下半年,不少LED行业小有名气的企业倒下更是加重了行业的这份担忧,巨亮光电拖欠多家供应商的货款超过1亿元,拖欠几百名职工几个月的工资,该公司负责人已经处于失联状态,这超越先前的凤光成为今年以来最大的一个老板跑路事件。

上一篇: 【环保科普】明年9月底前完成!东莞加快淘汰UV光解设备

下一篇: 东莞市金卫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召回部分GOLDVISS品牌紫外线灭菌消毒灯

相关产品